宁波家装设计 主页 > 宁波家装设计 >  

《中华文摘》文章:白岩松的浪漫恋情

更新时间: 2021-10-18

  “央视名嘴”白岩松是一位能够打开老百姓心扉的著名主持人。他在电视上“说新闻”时,给观众留下了睿智、冷峻和机敏的主持风格。其实,走下电视屏幕的白岩松,不仅是一位感情细腻的好丈夫,更是一位热情奔放的好父亲。

  白岩松1968年8月出生在内蒙古海拉尔市。1985年,白岩松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,分配到北京工作不到半年,就成为单位里的业务骨干。1993年,白岩松抓住一个偶然的机会,加盟中央电视台正在筹备成立的《东方之子》栏目,成为该栏目兼职策划人。后来又参与创办《东方时空》,正式任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主持人。

  就是在这段激情燃烧的日子里,白岩松认识了现在的妻子朱宏钧。当时朱宏钧还在大学读书,她那天和同学去听一位美国传播学学者的讲座,碰上了正在现场采访的白岩松。白岩松发现这个素面朝天的文静女孩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,言语之间充满了灵性,对她一见倾心。

  一个星期后,白岩松拨通了朱宏钧的电话,约她到电视台里的餐厅共进晚餐,朱宏钧矜持地答应了。那天下午,白岩松突然接到台里的一个紧急任务,要去采访教育界的一位重要人物,所以第一次约会就迟到了一个多小时。

  白岩松采访结束后,气喘吁吁地赶到餐厅,准备为自己的迟到行为表示歉意。可是,当他进门一看,发现朱宏钧低着头在翻看杂志,表情温和而认真,整个人沐浴在柔和的灯光下,散发一种迷人的光彩,没有一点愠怒和焦急的神态。当白岩松疾步如飞来到她身旁坐下时,朱宏钧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。当白岩松试图解释迟到的原因时,朱宏钧粲然一笑说:“如果我是你,我也会先把采访做完的。”这么一句话,体现出女孩的宽容和善解人意,白岩松被感动了。

  朱宏钧和白岩松一个是江南女儿,一个是蒙古大汉,缘分让他们走到了一起。因为白岩松的工作性质,常会在外面应酬,但朱宏钧从来不过问对方是男是女,她相信面对来自家庭以外的这些诱惑,彼此相信对方才是最重要的。但是,有一段时间,白岩松总是很忙,常常不在家吃饭,朱宏钧心里也有一丝不安。

  有一天晚上,朱宏钧接到一个女孩子的电话,指明要找白岩松。当时,白岩松正在看电视,朱宏钧把电话递给了他,只听白岩松小声地说着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白岩松挂掉了电话。看着妻子疑惑的目光,他连忙解释说:“她是电视台一名实习生,挺虚心的……”朱宏钧一听,责怪他不该把家里的电话告诉别人。还说以前对他“管”得太松了,以后要加强对他的管束。白岩松一听妻子要管他,心里特别不高兴,沉默着不说话,朱宏钧的火气更大了,索性冲出了家门,在一个女友家住了一个晚上。

  妻子离去后,一种失落感从心中升起,他开始后悔了。第二天,白岩松早早地回到家,准备了一桌饭菜。当朱宏钧回来看到白岩松所做的一切时,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。白岩松拉着妻子的手说:“宏钧,如果给你一栋漂亮的房子,却没有窗户,你会有什么感觉?”“我会闷死。”“是啊,我们的婚姻就像这样一个房间,如果我们把每扇窗户都关死了,我们都会被憋死。”朱宏钧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丈夫的真诚打动了朱宏钧,她突然笑笑说:“我们从谈恋爱以来,你还没送过我玫瑰花呢。我知道你不是浪漫的人,但是只要你每天都能回来吃饭,我就特别高兴,比每天送了我一支玫瑰还让我高兴。我答应你为我们的婚姻开一扇窗,你能答应我每晚送我一支玫瑰吗?”

  白岩松明白了妻子的用意,他认真地对妻子说:“我虽然不懂浪漫,但我知道这一生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所以,我会用这一辈子来做这一件最浪漫的事情。”这对小夫妻经过沟通与交流,一场“家庭风波”很快烟消云散了。

  1997年,是白岩松生活和事业的一个转折点。3月的一天,白岩松从台领导那里接到了直播香港回归的采访任务。当他回到家告诉妻子这一喜讯时,没想到妻子给他来了个“喜上加喜”:“你要有个思想准备,我已经怀孕了!”白岩松得知自己将要做爸爸的喜讯时,竟然有些手足无措。他自言自语地说:“孩子来得正是时候,孩子一定能给爸爸带来好运!”

  1997年6月29日,身在香港的白岩松显得格外紧张。香港回归因为是现场直播,全世界的人都在看着,他担心自己出差错。幸好白岩松学会了自我心理调节,他认为在特好的时候要有危机感,在特差的时候也要能够平静下来。自我暗示前面还有好事等着呢!于是,他把自己的情况打电话告诉了妻子,希望缓解一下心里的紧张。朱宏钧冷静地对他说:“临阵不乱是一个职业新闻人的必备心理素质,你把它当成平时一样的工作,用平常心态认真对待,相信你一定能够完成任务。我,当然还有孩子,会像平时一样在电视机前陪伴你,注视着你……”在妻子的安慰和鼓励下,白岩松很快调整了心态,以良好的状态迎接直播!

  7月1日直播那天,白岩松在现场圆满完成直播任务,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白岩松为此感到格外自豪,作为一名记者,他既是一个现代历史事件的旁观者,也是参与者,因为他的声音将和香港回归这段历史同在!

  完成直播任务后,白岩松当天晚上就回到北京,第一时间和妻子及未出世的孩子分享最幸福的时刻。

  1998年,白岩松荣获全国电视节目主持人“金话筒奖”。正如他在《痛并快乐着》一书里写道:“金话筒奖励的是我的事业,而儿子的到来却是对我生命的一种奖励。”

  进入新世纪以后,白岩松在奥运会直播和伊拉克战争直播等节目中,一度陷入争议的漩涡。有观众说:“那个充满智慧与探索的白岩松不见了,现在见到的是过于老练,甚至有些世故的白岩松!”

  其实,白岩松也有这样的困惑,他觉得自己的事业走到了“瓶颈期”,他曾经想过要从主持人的位置上退下来。朱宏钧却对他说:“主持是你最爱的事业,你把整个青春都献给了它,现在放弃太可惜。但不管如何,我都会支持你的决定。”

  为帮助丈夫重新打造电视新形象,丈夫的节目朱宏钧每期必看,从动作、语言,每次都仔细给予评点。她还专门从北京图书馆借出国外知名主持人的录像,陪着丈夫一起看,并对主持风格和艺术进行讨论。白岩松每做完一期节目,都会准时接到妻子的电话,有赞扬的,也有恰到好处的意见和建议。在妻子的帮助和激励下,白岩松不断地进行自我调整,主持风格终于有了新突破。

  2005年2月25日,“2005国际电视主持人论坛” “年度颁奖盛典”上,白岩松一举获得“2004最佳电视新闻评论主持人”及“2004电视主持人最佳口才”奖。

  获奖后的白岩松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说:“今天这个奖,是和我妻子的支持与鼓励分不开的!我想对一直支持我的家人说,因为爱,因为和你们一生相守,所以我才幸福!”“2020年中国创新方法大赛江西省企业